八六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

八六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

http://www.86acs.com

菜单导航
主页 > 故事分享 > 正文

虚拟偶像3.0:打破次元边界是通往未来的船票?

作者: 八六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11月23日 17:29:31

原创 锌刻度 锌刻度 收录于话题#虚拟偶像1#二次元1#文娱1
是新朋友吗?记得先点蓝字“锌刻度”关注我哦~
每日一篇科技财经深度调查
走进商业背后的故事

虚拟偶像3.0:打破次元边界是通往未来的船票?

这样的时代之下,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的碰撞火花或许将更加激烈。
撰文/ 李觐麟 杨皓然
编辑/ 炫 岐
11月21日零点,K/DA女团的粉丝准点守在屏幕面前,等着第一时间看到成员卡莎的“DRUM GO DUM”概念视频。然而视频一经放出却引发了热议,一部分粉丝大赞跳得好,但也有很大一部分粉丝表示“这明明就是在三次元MV里插入卡莎的照片,根本不是概念视频。”
而就在前一天,韩国娱乐巨头SM公司时隔6年再推出的全新女团aespa终于登上初舞台。但aespa刚出道的期待声就被黑历史与抄袭疑云盖过,从宣传照抄袭德国艺术家“bryanhuynh”到MV与K/DA女团的《POP STAR》MV多处重复,导致了新歌《Black Mamba》被刷到1.9分的低分。
万众期待之下的SM新女团,出道即因为抄袭问题而被推上风口浪尖,SM公司多年耕耘的概念领先优势也遭到了质疑。
虽然在韩流中引入虚拟偶像的因素,也算是全新的一次尝试,但一方面韩流偶像圈一直以来较为缺乏虚拟偶像的培养土壤,另一方面是这次抄袭撕开了二次元与三次元偶像之间的较量。而二次元与三次元追星之间的壁垒,在也粉丝受众和资本态度的微妙变化中有了裂缝。
当如K/DA这样的虚拟偶像收获的掌声越来越多时,真人偶像所面临的挑战其实也日益增加。Z世代对二次元事物的广泛接受度和喜爱度众所周知,二次元+偶像的可能性也从虚拟形象+VOCALOID的1.0模式走到了如今与真人偶像更加接近的3.0时代。
这样的时代之下,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的碰撞火花或许将更加激烈,技术、生态不断完善的同时,资本与新文化也来到了新战场上。
Z世代的快乐:跨次元追星的新文化阵地
“我们的歌让你无法忘怀——请永远都要忠于自己的内心。”赵小颖(化名)听到K/DA女团主唱阿狸说这句话时,第一次对虚拟偶像有了追星的想法。
00年出生的赵小颖一直是一个实干型追星族,演唱会、签售会、见面会、接机几乎一一不落,提到当红偶像明星的代表作、经历和各大节目上的表现,她都如数家珍。
但不论周边的人怎么向她安利虚拟偶像,她都不为所动,“粉真人偶像才有追星的感觉,虚拟偶像看起来就像是动漫里的某一个人物,和我不在一个次元。”赵小颖说道她对虚拟偶像的看法。
改变她的,正是K/DA女团。作为《英雄联盟》的老玩家,赵小颖对K/DA的好感离不开多年游戏积累下的感情。“阿狸、阿卡丽、伊芙琳、卡莎,每一个成员都是我平时就很喜欢玩的英雄,看到她们一起组团唱跳、出单曲,某种程度上也圆了我的《英雄联盟》电影梦。”

虚拟偶像3.0:打破次元边界是通往未来的船票?

LPL2020总决赛时K/DA女团作为开场嘉宾进行演出
赵小颖提到,K/DA相较其他虚拟偶像的优势很大程度上就在于《英雄联盟》在全球拥有数量众多的拥趸,再加上歌曲质量高、各大活动上的频繁露面,很快就吸了一批粉丝。
9月29日,K/DA开启了全新一轮的应援活动,连续五周的应援活动,需要在微博、B站、快手、小红书、斗鱼等平台上携带话题发布相关内容,或者观看、点赞、转发相关内容。这类应援活动对于赵小颖来说早就驾轻就熟,所以每周都没有落下。
每当热度攀升,K/DA女团官方就会发出更多新的物料,而这便是粉丝们最激动的时候。
同为“00后”的许科(化名)是个“老二次元”了。对三次元偶像不“感冒”的他,却是洛天依的忠实“锦衣卫”(洛天依粉丝昵称)。他回想起喜欢洛天依的原因,是因为她的歌声。
例如《漂亮面对》给他带来了前进的自信、《一半一半》里讲述的亲情与温暖,“洛天依的每一首歌对我来说都有不同的意义。”为了支持洛天依,许科会为洛天依的手办、联名周边、代言产品买单,甚至还会学习绘画、MMD动画,来当一位能产出的“锦衣卫”。
他告诉锌刻度,虚拟偶像与粉丝的互动粘性也许更高。让洛天依人气更上一层台阶的神曲《达拉崩吧》就是由B站百大UP主之一的ilem填词、作曲创作而成。
“洛天依其实还是属于没有太多内容企划的初代虚拟偶像,像《偶像大师》、《恋与制作人》这列的虚拟偶像就有了更多的故事感和人设。而K/DA则是更加接近真人偶像的虚拟偶像3.0,不仅在饭圈互动交流、人设个性上越来越丰富,直播、商演、代言也都在加速虚拟偶像的变现能力和速度。”
虚拟偶像背后的企划公司会将粉丝制作的优秀作品一步步筛选,最终让虚拟偶像以演唱会、生日宴等形式呈现出来,并且可以与粉丝实现合唱互动。
有数据显示,追星群体的年龄趋于年轻化。“90后”群体中追星族占比仅26.78%,“95后”中的比例上升至50.82%,而“00后”则有7成认为自己属于追星一族。
而“00后”对二次元内容的偏好,也让虚拟偶像在真人偶像拥有更纯熟的商业模式和受众市场之余,既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,也便随这技术和生态的完善而有了与真人偶像正面较量的武器。
K/DA的大势并不是虚拟偶像市场的上限
从概念提出到各种跨界活跃,虚拟偶像在国内早已不再陌生。而如今,就连作为韩国娱乐三大公司SM娱乐有限公司也按捺不住,在推出的新女团aespa加入了大量虚拟偶像元素,甚至连出道曲的MV也被粉丝察觉有“碰瓷”英雄联盟虚拟偶像女团K/DA之嫌。
SM公司旗下拥有少女时代、EXO等多个火遍全球的偶像组合,可以算是偶像行业的风向标。其他偶像团体抄袭SM公司概念的情况时有发生,但SM抄袭虚拟偶像,却是第一遭。
这不禁引发了大众的热议,而虚拟偶像的高光时刻真的来了吗?
能够被“破圈”抄袭,从“二次元”走进“三次元”,这看起来的确是虚拟偶像影响力提升的表现,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被抄袭的主角——《英雄联盟》女团K/DA,其实也并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虚拟偶像。
资深虚拟偶像粉丝小白指出,K/DA的四位成员全部来自于全球最热门的MOBA《英雄联盟》,在K/DA虚拟女团项目开展之前,她们就已经是上亿玩家群体耳熟能详的游戏角色了,具有数量惊人的粉丝基础,等于是自带流量出道的偶像,而这是其他虚拟偶像无法相比的。
“K/DA的MV是做得很好,但我们假设一下,如果拳头公司不拿这几个游戏角色组女团,而是打造一个与《英雄联盟》完全无关的虚拟偶像IP,那它还能有K/DA现在的热度吗?显然不会,所以不能以K/DA的火爆来推断整个虚拟偶像市场的情况。”小白说道。
虽然K/DA的成功有其不可复制的理由,但不管怎么说,从2019年开始,国内的确迎来了一个虚拟偶像井喷的新阶段。市场敏锐地捕捉到了文化权力交接的气味,开始将目标转向了消费能力更强的Z世代群体。
二次元是Z世代群体的一个重要标签。作为互联网原住民,Z世代群体从小在动漫、电子游戏的包围下长大,对于ACGN内容有极强的消费意愿。
根据艾瑞数据统计,2019年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达到1981亿,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.9亿。随着时代交替,能够接受动漫文化、愿意消费动漫产品的群体会进一步扩大,二次元文化也将逐渐从“小众”变成“主流”。

分享一站,胜造几级浮屠